刘华君:制壶古拙 夺天之巧

发布日期:2019-09-14 07:4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一花一世界》文人雅客总能在一壶一茶之间寻求到繁华俗世中的一点安宁。作者潜心制作此壶,用含苞待放的莲花体现莲的高洁,以红玉金砂泥塑造斑斓的壶身,线条勾勒之处无不体现壶的独特。一花一世界,此壶集中体现了作者静心世俗,出淤泥而不染的气节,正如这待放的花朵一样孜孜以求探索世界,追梦紫砂。

  苍润古拙,老辣淳朴,仿佛历经千年沧桑。江苏宜兴高级工艺美术师、中国工艺美术协会会员、江苏省陶瓷行业协会会员刘华君制作的紫砂壶,不动声色,却妙韵天成。

  1951年生于陶都宜兴的刘华君,自幼在泥凳旁玩耍,在祖辈制陶做壶的拍打泥片声中长大。对紫砂的热爱,以及自身深厚的审美底蕴,在紫砂业界形成独特的艺术风格。2013年《大浪汰砂》获第十五届中国(国家级)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国工艺美术金奖,《圆(缘)》获第十五届中国(国家级)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中国工艺美术创新艺术金奖。《紫砂凤鸣壶》、《四方传炉壶》被安徽博物院永久收藏。

  刘华君的壶个性鲜明,以苍老与古拙见长。中国艺术推崇老境,画家说:“画中老境,最难其俦。”刘华君表示,老境将机锋荡尽,唯存平和,如诸葛亮用兵,不动声色。平淡的拙境是紫砂美的表现极致。老境有天成之妙韵,具天籁之音声。老境意味着成熟和天全、绚烂与厚重、苍莽和古拙,平定中透着智慧。

  而古境,也为刘华君所偏爱。他说,中国艺术好古,常以古雅、苍古、浑古、醇古、古莽、荒古、古淡、古秀等来评价艺术作品,显示的是中国艺术的独特审美趣味。中国人所追求的艺术最高境界正是古淡的精神、超越的情怀,是大巧若拙的哲学体现。

  为表现苍老与古拙,刘华君制壶时,在泥料采用上下足了功夫。16岁就开始做紫砂,使刘华君对紫砂泥料有特别的感觉,他说:“好的泥料有釉的味道,像玉,透着水色的润泽。”

  刘华君在30年前就储存了数百斤优质紫砂泥料。他说,“这些极其珍贵的原矿紫砂泥料,看上去油润,含铁量高,练成泥后,烧成后有青铜的效果。”

  除了用泥独特,刘华君偏爱制作筋纹器。他所制作的筋纹紫砂壶线条顺畅,自然明快,具有强烈的节奏韵律美。筋纹器制作在紫砂制作中难度最大,每一等份、每一壶口半圆线、弧线等都要计算得十分精确。其工艺手法的严谨程度,达到了无比严密的程度。

  刘华君说,筋纹器造型的特点是运用“点、线、面、画”的分割,将紫砂器的整体造型俯视呈对称、均匀等放射的花型,纵观紫砂器的立面,茎纹线有壁立千仞的整齐,又似行云流水的飘动,有似花枝摇弋的自然。筋纹造型纹理清晰流畅、口盖严密准确且有四面转换通转。

  经过耐火材料用1330度烧成,刘华君的紫砂作品泥色斑驳,犹如历史的风蚀,横陈老辣意蕴,具独特的美感。

  《魁方》 该壶以传统的四方形为壶身,但壶腹便便,这样更突出了“魁方”的豪迈与雍容大度。且线条挺括,流畅,于凝重中不失舒缓。壶取“底槽清”泥,底蕴深厚,壶体泥质颗粒感极强,隐隐约约,闪烁着风华。整个壶器硕大饱满,线条丰美,气势非凡,让人赏心悦目。

  《金砂如意》独树一帜的色泽,表面纹理令人耳目一新。见此壶总令人想起吉祥的中国结,润泽细腻的外表,圆洁流畅的形态,彰显雍容与富态。壶身的如意筋纹饱含着作者浓浓的祝福之意,吉祥之意呼之欲出。此壶制作工艺复杂,寓意鲜明却不俗耐,泡茶品饮必定有诸多趣味。

  《提把觚菱》此壶是作者精心打造的一把提梁壶,原矿紫砂泥料,色泽古典雅致,令人过目不忘。整把壶方中带圆,圆中有方,每个面都需要作者用心经营。一把线条优韵壶,一壶典雅清韵茶,品茗者,无不追念叹往,中华紫砂文化的博大精深,觚棱造型寓意吉祥,体现作者心思巧妙,匠心独具。

  《鼎玉貔貅》此壶造型设计新颖,却又不失紫砂传承之美。作者采用古铜铁泥紫砂精心制作,三足造型将壶体稳稳托住,气势端庄。细赏此壶,一只貔貅跃然壶上,只见其弓着躯体,张开大嘴仿佛将要腾飞起来,此壶巧中含意,催人奋进,无论此壶在神、气、态,泥料,设计都达到了极高的水准。(文:余蓝)黄大仙救世网资料32996白小姐资料